【完整版】精选小说官路多娇陈志远林之雅精彩阅读_陈志远林之雅小说在线分享 第五章 试读

醉雪红尘来源:mbsc   时间:2023-06-21 06:18:41

【完整版】精选小说官路多娇陈志远林之雅精彩阅读_陈志远林之雅小说在线分享

【完整版】精选小说官路多娇陈志远林之雅精彩阅读_陈志远林之雅小说在线分享

《精选小说官路多娇》男女主角陈志远林之雅,是小说写手醉雪红尘所写。精彩内容:陈志远烦这个刻薄的漂亮寡妇,甚至挺恨她,恨不得冲进去,一顿爆冲了再说!可思前想后,完全不妥!被反抗的话,一切都毁了!他只能一咬牙,恋恋不舍的挪动双腿,悄悄上楼去。胡云梅做梦也没想到二女婿会在这个时候回来,更没想到整个人都被他看了个遍。陈志远在楼上一番洗漱收拾,浑身清爽。裹着浴巾,扫了眼豪华大卧室,妻子舒适的大床,空气里残留着她醉人的桅子香气。再看看自己打地铺的凉席,陈志远的心里有些不甘。结婚五年多,毛都没碰到过一根,更别说夫妻生活了。关文化还把这事实捅出去过,还加油添醋,说他这个连襟好像是个无能。这搞得人尽皆知,系统里不少人都异样的目光对他。作为血气方刚的男人,陈志远是有些遗憾,但现在能怎么样?老婆林之雅是青年舞蹈家,这墙壁上都是她青春性感的舞姿大画报。有时候看着这些画报,陈志远都难控腹中邪火,硬憋着难受。林之雅从骨子里就看不起吃软饭的丈夫,更不用说为了他,她还挨过父亲狠狠一巴掌和好一顿训斥。夫妻情份,两人从来都是没有的。陈志远看着墙上画报里老婆动人的身段,俏丽无比的容颜,腹中一股热流难以压制。甚至有些奢望,她说过的,30岁之前我成了正科级,就圆房做真夫妻。这些年还真没体验过那种滋味儿呢!昨天晚上和徐梦莹的事,他真的不大记得了。半下午,陈志远换了一身新,英俊高挺,精神勃发,气质沉稳老练。一楼客厅里,胡云梅收拾的年轻漂亮,珠光宝气,简直就是个娇嫩的贵妇人。低V领的超短裙,身材成熟炸极了。她刚端着新做的冰镇西瓜汁,在沙发上跷着雪白迷人的二郎腿坐下来。看到二女婿下楼来,她顿时脸上微微一红,马上一脸冷霜,喝道:“你什么时候回来的?陈志远心思一转,现在可不能让她知道是在她游泳保养的时候,要不然肯定大闹一场。当下,陈志远淡道:“你弄西瓜汁的时候。胡云梅这才放心下来,还好没被这狗东西看到什么。“瞅瞅我的好女婿,官场失意还打扮得人模狗样了?哪来的脸和精神头?“组织上不找你谈话了吗?谈了个屁呀?镇长是你吗?是吗?“你个只会吃软饭的废物!也不跟文化好好学一学,人家大你三岁,这都正科级好几年了。“什么东西啊,还拽上了……陈志远冷淡的扫了胡云梅一眼,便朝门口走去,懒得理她。身后,胡云梅又娇斥道:“滚滚滚,滚出去了就别回来了,永远别回来了,老娘看见你就烦!陈志远实在不想憋了,在门口回头看着她。胡云梅叉着柳条小腰,一脸傲气冰冷。说实话,她是真生养得早,身材恢复和保持一直都很好,眼角皱纹都没一丝,俏脸细皮嫩肉的,浑身洋溢着一股子熟·妇的动人韵味。陈志远倒是知道,这个当年出了名的大美人,现在也顶着中州第一美寡妇的名头,生得妖颜惑众,现在还有不少人追着呢!“看什么看,不认识老娘啊?信不信我让之雅晚上回来就把你踹了?陈志远也不装了,摊牌了,冷淡道:“欢迎她和我谈离婚!“什么什么?胡云梅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“什么狗东西啊你,真打算离婚是吧?来来来,老娘看看,你这个窝囊废哪根翅膀长硬了,哪根硬了?“哪根都硬。陈志远淡冷一笑,懒得再理她,出门洗车去了。新征程,新形像,车也得洗干净了去报道。这个总喋喋不休的贱妇,要不是看在辈分高低上,陈志远有时候真想掏出什么来,狠抽她的嘴,抽她的脸!胡云梅气的骂骂咧咧好一阵子,马上给二女儿林之雅打电话去了。没一会儿,陈志远正擦着车,手机响了,一看便苦笑了。结婚多年,林之雅第一次主动打他的电话。“怎么,听我妈说,你欢迎我跟你谈离婚,你这是想离我啊?冰冷的话语,毫无柔情可言。“之雅,事到如今,婚姻就是个形式,相互耽误也不是个事……“相互耽误?你早干吗去了?你这种人怎么想的,我心里不清楚吗?没了我爸,你也没了政治前途,就想把我甩了?陈志远你打错算盘了,这婚,我不离!林之雅的口气很冷,态度异常坚决。陈志远莫名有些头疼,“我都是为了你好。反正这些年……“陈志远!因为你,我受的委屈少了吗?就这么说离了,你觉得我林之雅好欺负?这些年你心里想的是哪个贱人,我不清楚吗?你就算是个升不上去的副科级窝囊废,那也是我的丈夫!我有几场外地演出,走了,没时间跟你废话!“你怎么这么……喂,喂……林之雅挂电话了,陈志远有些丧气,真是个麻烦事!思来想去,他也彻底冷静了下来。忽然提离婚,不妥。官场男人三大喜,升官发财死老婆,但离老婆却算是个忌。哦,你升官了就马上离婚,思想就有问题嘛!落人口舌,影响前程。头顶乌云密布,远处都响起了隆隆雷声,看起来就要雷阵雨了,可不能耽误了报到。陈志远赶紧擦起了车来,就最后几下了。而那时,大女儿林之雪给胡云梅打电话过来。胡云梅一接听,整个人都坐不住了。“之雪你在瞎说什么?这怎么可能?天啊,这个吃软饭的是烧了什么高香啊?老娘不信不信!胡云梅性子急,手机都砸地板上摔碎了!她冲到别墅门口,冲着陈志远的背影大叫道:“废物,你给老娘停下,别擦车了!陈志远耳朵灵得很,也听到屋里大姨子电话内容的,莫名的有些暗爽。以前你一叫我就得停下来,然后就是冷嘲热讽和高高在上的教训,这一次不可能了!他丢了毛巾,准备上车离去了。胡云梅气够呛:“好啊,连老娘话也不听了。老娘今天非好好教训你一顿!站住,不许走!你今天休想去报到成功!胡云梅趿着拖鞋,迈开修长的白腿子就冲过来。女婿升官,倒成了她的一口恶气。她也真不想陈志远报到成功!“啊呀……啊!啊……啊……胡云梅冲得太急,不小心踢到院子花坛边角上,栽进了月季花丛里,惨叫连连。月季花生长得极为茂盛,刺条繁多,她整个人都被花枝埋了,痛苦的惨叫着,挣扎着往起里爬。那个狼狈惨象,简直了!偏偏她天生怕疼和晕血,一阵哭爹叫娘之后,爬不起来不说,还晕了过去……

推荐指数:10分

《精选小说官路多娇》男女主角陈志远林之雅,是小说写手醉雪红尘所写。精彩内容:陈志远烦这个刻薄的漂亮寡妇,甚至挺恨她,恨不得冲进去,一顿爆冲了再说!可思前想后,完全不妥!被反抗的话,一切都毁了!他只能一咬牙,恋恋不舍的挪动双腿,悄悄上楼去。胡云梅做梦也没想到二女婿会在这个时候回来,更没想到整个人都被他看了个遍。陈志远在楼上一番洗漱收拾,浑身清爽。裹着浴巾,扫了眼豪华大卧室,妻子舒适的大床,空气里残留着她醉人的桅子香气。再看看自己打地铺的凉席,陈志远的心里有些不甘。结婚五年多,毛都没碰到过一根,更别说夫妻生活了。关文化还把这事实捅出去过,还加油添醋,说他这个连襟好像是个无能。这搞得人尽皆知,系统里不少人都异样的目光对他。作为血气方刚的男人,陈志远是有些遗憾,但现在能怎么样?老婆林之雅是青年舞蹈家,这墙壁上都是她青春性感的舞姿大画报。有时候看着这些画报,陈志远都难控腹中邪火,硬憋着难受。林之雅从骨子里就看不起吃软饭的丈夫,更不用说为了他,她还挨过父亲狠狠一巴掌和好一顿训斥。夫妻情份,两人从来都是没有的。陈志远看着墙上画报里老婆动人的身段,俏丽无比的容颜,腹中一股热流难以压制。甚至有些奢望,她说过的,30岁之前我成了正科级,就圆房做真夫妻。这些年还真没体验过那种滋味儿呢!昨天晚上和徐梦莹的事,他真的不大记得了。半下午,陈志远换了一身新,英俊高挺,精神勃发,气质沉稳老练。一楼客厅里,胡云梅收拾的年轻漂亮,珠光宝气,简直就是个娇嫩的贵妇人。低V领的超短裙,身材成熟炸极了。她刚端着新做的冰镇西瓜汁,在沙发上跷着雪白迷人的二郎腿坐下来。看到二女婿下楼来,她顿时脸上微微一红,马上一脸冷霜,喝道:“你什么时候回来的?陈志远心思一转,现在可不能让她知道是在她游泳保养的时候,要不然肯定大闹一场。当下,陈志远淡道:“你弄西瓜汁的时候。胡云梅这才放心下来,还好没被这狗东西看到什么。“瞅瞅我的好女婿,官场失意还打扮得人模狗样了?哪来的脸和精神头?“组织上不找你谈话了吗?谈了个屁呀?镇长是你吗?是吗?“你个只会吃软饭的废物!也不跟文化好好学一学,人家大你三岁,这都正科级好几年了。“什么东西啊,还拽上了……陈志远冷淡的扫了胡云梅一眼,便朝门口走去,懒得理她。身后,胡云梅又娇斥道:“滚滚滚,滚出去了就别回来了,永远别回来了,老娘看见你就烦!陈志远实在不想憋了,在门口回头看着她。胡云梅叉着柳条小腰,一脸傲气冰冷。说实话,她是真生养得早,身材恢复和保持一直都很好,眼角皱纹都没一丝,俏脸细皮嫩肉的,浑身洋溢着一股子熟·妇的动人韵味。陈志远倒是知道,这个当年出了名的大美人,现在也顶着中州第一美寡妇的名头,生得妖颜惑众,现在还有不少人追着呢!“看什么看,不认识老娘啊?信不信我让之雅晚上回来就把你踹了?陈志远也不装了,摊牌了,冷淡道:“欢迎她和我谈离婚!“什么什么?胡云梅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“什么狗东西啊你,真打算离婚是吧?来来来,老娘看看,你这个窝囊废哪根翅膀长硬了,哪根硬了?“哪根都硬。陈志远淡冷一笑,懒得再理她,出门洗车去了。新征程,新形像,车也得洗干净了去报道。这个总喋喋不休的贱妇,要不是看在辈分高低上,陈志远有时候真想掏出什么来,狠抽她的嘴,抽她的脸!胡云梅气的骂骂咧咧好一阵子,马上给二女儿林之雅打电话去了。没一会儿,陈志远正擦着车,手机响了,一看便苦笑了。结婚多年,林之雅第一次主动打他的电话。“怎么,听我妈说,你欢迎我跟你谈离婚,你这是想离我啊?冰冷的话语,毫无柔情可言。“之雅,事到如今,婚姻就是个形式,相互耽误也不是个事……“相互耽误?你早干吗去了?你这种人怎么想的,我心里不清楚吗?没了我爸,你也没了政治前途,就想把我甩了?陈志远你打错算盘了,这婚,我不离!林之雅的口气很冷,态度异常坚决。陈志远莫名有些头疼,“我都是为了你好。反正这些年……“陈志远!因为你,我受的委屈少了吗?就这么说离了,你觉得我林之雅好欺负?这些年你心里想的是哪个贱人,我不清楚吗?你就算是个升不上去的副科级窝囊废,那也是我的丈夫!我有几场外地演出,走了,没时间跟你废话!“你怎么这么……喂,喂……林之雅挂电话了,陈志远有些丧气,真是个麻烦事!思来想去,他也彻底冷静了下来。忽然提离婚,不妥。官场男人三大喜,升官发财死老婆,但离老婆却算是个忌。哦,你升官了就马上离婚,思想就有问题嘛!落人口舌,影响前程。头顶乌云密布,远处都响起了隆隆雷声,看起来就要雷阵雨了,可不能耽误了报到。陈志远赶紧擦起了车来,就最后几下了。而那时,大女儿林之雪给胡云梅打电话过来。胡云梅一接听,整个人都坐不住了。“之雪你在瞎说什么?这怎么可能?天啊,这个吃软饭的是烧了什么高香啊?老娘不信不信!胡云梅性子急,手机都砸地板上摔碎了!她冲到别墅门口,冲着陈志远的背影大叫道:“废物,你给老娘停下,别擦车了!陈志远耳朵灵得很,也听到屋里大姨子电话内容的,莫名的有些暗爽。以前你一叫我就得停下来,然后就是冷嘲热讽和高高在上的教训,这一次不可能了!他丢了毛巾,准备上车离去了。胡云梅气够呛:“好啊,连老娘话也不听了。老娘今天非好好教训你一顿!站住,不许走!你今天休想去报到成功!胡云梅趿着拖鞋,迈开修长的白腿子就冲过来。女婿升官,倒成了她的一口恶气。她也真不想陈志远报到成功!“啊呀……啊!啊……啊……胡云梅冲得太急,不小心踢到院子花坛边角上,栽进了月季花丛里,惨叫连连。月季花生长得极为茂盛,刺条繁多,她整个人都被花枝埋了,痛苦的惨叫着,挣扎着往起里爬。那个狼狈惨象,简直了!偏偏她天生怕疼和晕血,一阵哭爹叫娘之后,爬不起来不说,还晕了过去……
第五章
陈志远烦这个刻薄的漂亮寡妇,甚至挺恨她,恨不得冲进去,一顿爆冲了再说!

可思前想后,完全不妥!被反抗的话,一切都毁了!

他只能一咬牙,恋恋不舍的挪动双腿,悄悄上楼去。

胡云梅做梦也没想到二女婿会在这个时候回来,更没想到整个人都被他看了个遍。

陈志远在楼上一番洗漱收拾,浑身清爽。

裹着浴巾,扫了眼豪华大卧室,妻子舒适的大床,空气里残留着她醉人的桅子香气。

再看看自己打地铺的凉席,陈志远的心里有些不甘。

结婚五年多,毛都没碰到过一根,更别说夫妻生活了。

关文化还把这事实捅出去过,还加油添醋,说他这个连襟好像是个无能。这搞得人尽皆知,系统里不少人都异样的目光对他。

作为血气方刚的男人,陈志远是有些遗憾,但现在能怎么样?

老婆林之雅是青年舞蹈家,这墙壁上都是她青春性感的舞姿大画报。有时候看着这些画报,陈志远都难控腹中邪火,硬憋着难受。

林之雅从骨子里就看不起吃软饭的丈夫,更不用说为了他,她还挨过父亲狠狠一巴掌和好一顿训斥。夫妻情份,两人从来都是没有的。

陈志远看着墙上画报里老婆动人的身段,俏丽无比的容颜,腹中一股热流难以压制。

甚至有些奢望,她说过的,30岁之前我成了正科级,就圆房做真夫妻。

这些年还真没体验过那种滋味儿呢!昨天晚上和徐梦莹的事,他真的不大记得了。

半下午,陈志远换了一身新,英俊高挺,精神勃发,气质沉稳老练。

一楼客厅里,胡云梅收拾的年轻漂亮,珠光宝气,简直就是个娇嫩的贵妇人。

低V领的超短裙,身材成熟炸极了。

她刚端着新做的冰镇西瓜汁,在沙发上跷着雪白迷人的二郎腿坐下来。

看到二女婿下楼来,她顿时脸上微微一红,马上一脸冷霜,喝道:

“你什么时候回来的?

陈志远心思一转,现在可不能让她知道是在她游泳保养的时候,要不然肯定大闹一场。

当下,陈志远淡道:“你弄西瓜汁的时候。

胡云梅这才放心下来,还好没被这狗东西看到什么。

“瞅瞅我的好女婿,官场失意还打扮得人模狗样了?哪来的脸和精神头?

“组织上不找你谈话了吗?谈了个屁呀?镇长是你吗?是吗?

“你个只会吃软饭的废物!也不跟文化好好学一学,人家大你三岁,这都正科级好几年了。

“什么东西啊,还拽上了……

陈志远冷淡的扫了胡云梅一眼,便朝门口走去,懒得理她。

身后,胡云梅又娇斥道:“滚滚滚,滚出去了就别回来了,永远别回来了,老娘看见你就烦!

陈志远实在不想憋了,在门口回头看着她。

胡云梅叉着柳条小腰,一脸傲气冰冷。

说实话,她是真生养得早,身材恢复和保持一直都很好,眼角皱纹都没一丝,俏脸细皮嫩肉的,浑身洋溢着一股子熟·妇的动人韵味。

陈志远倒是知道,这个当年出了名的大美人,现在也顶着中州第一美寡妇的名头,生得妖颜惑众,现在还有不少人追着呢!

“看什么看,不认识老娘啊?信不信我让之雅晚上回来就把你踹了?

陈志远也不装了,摊牌了,冷淡道:“欢迎她和我谈离婚!

“什么什么?胡云梅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“什么狗东西啊你,真打算离婚是吧?来来来,老娘看看,你这个窝囊废哪根翅膀长硬了,哪根硬了?

“哪根都硬。陈志远淡冷一笑,懒得再理她,出门洗车去了。新征程,新形像,车也得洗干净了去报道。

这个总喋喋不休的贱妇,要不是看在辈分高低上,陈志远有时候真想掏出什么来,狠抽她的嘴,抽她的脸!

胡云梅气的骂骂咧咧好一阵子,马上给二女儿林之雅打电话去了。

没一会儿,陈志远正擦着车,手机响了,一看便苦笑了。

结婚多年,林之雅第一次主动打他的电话。

“怎么,听我妈说,你欢迎我跟你谈离婚,你这是想离我啊?

冰冷的话语,毫无柔情可言。

“之雅,事到如今,婚姻就是个形式,相互耽误也不是个事……

“相互耽误?你早干吗去了?你这种人怎么想的,我心里不清楚吗?没了我爸,你也没了政治前途,就想把我甩了?陈志远你打错算盘了,这婚,我不离!

林之雅的口气很冷,态度异常坚决。

陈志远莫名有些头疼,“我都是为了你好。反正这些年……

“陈志远!因为你,我受的委屈少了吗?就这么说离了,你觉得我林之雅好欺负?这些年你心里想的是哪个贱人,我不清楚吗?你就算是个升不上去的副科级窝囊废,那也是我的丈夫!我有几场外地演出,走了,没时间跟你废话!

“你怎么这么……喂,喂……

林之雅挂电话了,陈志远有些丧气,真是个麻烦事!

思来想去,他也彻底冷静了下来。忽然提离婚,不妥。

官场男人三大喜,升官发财死老婆,但离老婆却算是个忌。

哦,你升官了就马上离婚,思想就有问题嘛!落人口舌,影响前程。

头顶乌云密布,远处都响起了隆隆雷声,看起来就要雷阵雨了,可不能耽误了报到。

陈志远赶紧擦起了车来,就最后几下了。

而那时,大女儿林之雪给胡云梅打电话过来。

胡云梅一接听,整个人都坐不住了。

“之雪你在瞎说什么?这怎么可能?天啊,这个吃软饭的是烧了什么高香啊?老娘不信不信!

胡云梅性子急,手机都砸地板上摔碎了!

她冲到别墅门口,冲着陈志远的背影大叫道:“废物,你给老娘停下,别擦车了!

陈志远耳朵灵得很,也听到屋里大姨子电话内容的,莫名的有些暗爽。

以前你一叫我就得停下来,然后就是冷嘲热讽和高高在上的教训,这一次不可能了!

他丢了毛巾,准备上车离去了。

胡云梅气够呛:“好啊,连老娘话也不听了。老娘今天非好好教训你一顿!站住,不许走!你今天休想去报到成功!

胡云梅趿着拖鞋,迈开修长的白腿子就冲过来。

女婿升官,倒成了她的一口恶气。她也真不想陈志远报到成功!

“啊呀……啊!啊……啊……

胡云梅冲得太急,不小心踢到院子花坛边角上,栽进了月季花丛里,惨叫连连。

月季花生长得极为茂盛,刺条繁多,她整个人都被花枝埋了,痛苦的惨叫着,挣扎着往起里爬。

那个狼狈惨象,简直了!

偏偏她天生怕疼和晕血,一阵哭爹叫娘之后,爬不起来不说,还晕了过去……

小说排行

声明:本站所有资源均来自网络,版权归原公司及个人所有。如有版权问题(点击投诉),请及时与我们,我们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,谢谢!
Copyright © 2022 小说 版权所有 网站地图